山塘十里秀。

两天前忽一梦,到而今依然如鲠在喉。梦里的人都真实,有人肮脏有人背叛有人脆弱有人嫉妒,少数人不计前嫌,一身英雄胆。 

占地千顷的避难所人山人海,战斗者寥寥无几。 

身材弱小又战五渣的人挤在救世的行列,战斗前余光扫一眼观者似卑微的炫耀。而后躲在战友身后待胜利后等一份恭维。我捕捉到她那一瞥,然后心生嫉妒,不如我强悍的人在做我愿而未得的事,继而暗道一炮炸你做灰才是最好。 

战事空前胜利。犯疆者被驱逐出境黎民无一人伤亡。残阳胜血鲜红,家家张灯结彩。欢乐时不该诉伤心事,只有一个人死了,他杀退敌军千万人。战役中他和镜头间一辆卡车驶过,同时他朝自己太阳穴开枪,血和夕阳融为一色,然后再不见他。像是不晓得自己浴血奋战有何意义。 

泪珠死在眼眶没能夺眶而出就肮脏不堪。人潮汹涌各自飘零谁管你可曾仁至义尽。走过多少悬崖付谁一句相信,就一如我捏碎青石榴惨白的籽粒从指间滑落。 

挖出自己雪白的尸骨,干干净净。 

每天都繁忙,忙着写歌词,忙着练唱歌,忙着构思小说,甚至忙着读书。自己几时堕落到如此,从前做的一切皆是出于热爱,细想来而今连读书都是为了让旁人望尘莫及。昨日还跟小弟说要找到真正热爱然后钻研,今天回味这句话已经被自己从认真的总结说成了面儿上的话。再前几天说自己的公众号宁愿不要浏览量要质量,无非也是出于为了惊艳旁人。 

一个人还不如尸骨干净。 

越忙碌越是感觉空度日,读的书越多越感觉大脑空空如也,似乎有很多值得炫耀又似乎什么都拿不出手。这就是不虔诚的报应。 

愧对当初我。 

索性我的心还甚于眼球敏感。 

评论(6)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