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饮酒

余生

文/苏饮酒

街西有余姓书生不知其名何许,贫愁潦倒,兀兀穷年,时人称其余生。

余生呆板迂腐,捧着书本毫不倦怠。屡试不第却还想求个功名,每每伴着鸡鸣声还有余生的吟诵。街西人常笑他,倒也没甚恶意,想着余生便这般摇头晃脑诵个几十年四书五经了。

这平淡时日持续几个春夏,正当余生悬梁刺股效古时苦寒书生,忽传来消息科举停了。

余生闻说笃定消息不实,我千年科举庄重古雅,怎的说没便没了。后一次与人争得面红耳赤,对方笑你这疯魔快醒醒罢。余生暗夜中呆坐了一夜。

长街新添个疯子,凄苦的之乎者也早于鸡鸣。余生抱香炉一面踉踉跄跄一面断续吟哦。从先贤古训到恩师圈点,迂腐的念叨声声冤苦;唱到即兴处音调陡然高亢明亮,面有沉醉意,仿佛周遭只有他充栋的圣贤书。

余生时常不知缘何朗声大笑,又不知缘何泪流不止。笑毕骂毕又不知所笑骂何故,迷离颠倒谓一个余生。

每尝荆棘缠身走投无路,街西人笑,余生较我而今艰难百倍。

这般迷离怅恨了数年,泪水噎住喉咙余生就死了。亲人早亡友人不在,囿于一室孤苦伶仃。至死无人说一句,余生我陪你日夜颠倒。


街西有书生贫愁潦倒,至死无名,人皆谓之余生。
余也孤魂,余也长恨,余也梦中人。
余生无人记,坟前草萋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