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淹。

【阿渡】
临死前天和月浩浩荡荡,青山挽将水秀。
一十九年摆渡钱塘,江风吹瘦嶙峋筋骨,他饮风霜餐白露听风雨再无晴日无喜也无悲。
浔阳寻至江心她那一张脸像极了红月,江前辈,三军列阵,只差你决胜千里。
江渔渡没能决胜千里,反倒是溃不成军,就死在出山的江心。
他犹记得红月还算康健之时他挥戈大漠,一声马鸣啸西风,昼夜夺取三关与八寨。后来一十九年,看厌了钱塘春半,听够了渔火秋风。大雪一场小船被压的咯吱作响。张良器尽,廉颇已老。
隐隐一声鸟鸣涧,天心月圆,是还乡时候。
【浔阳】
我爱你从万马齐喑到风流云散,瓜州月下野渡无人猝不及防船桨滑落他死在江心。
阿渡阿渡。我寻至你时你只剩一滩血水,而后乱箭射来我再无春秋。
你说你是江渔渡,生于江心,葬于鱼腹。
阿渡阿渡。我犹记初见你那日,修竹摇曳,天心月圆。
你是松间雪,眉心月,江上风。
阿渡阿渡。
沧浪之水浊,江心再无月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