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淹。

我爱你从山长水阔吹远风雨江湖。

十月风刀削瘦铁骨,阿稚,我杀死你也有八年。
夜半大汗淋漓,我失声尖叫,浪潮将腥风送至嘴边。阿稚破口大骂,悬顶灯油挤进陈年裂缝,留了个丑陋的身影。
江上有枫,小楼落月。阿稚背身转而就消失在瀚海。

阿稚,你晓得我是爱你。
我晓得。你也曾说与山巅和瀚海,也曾将风月磨砂写成玲珑的诗笺,兴致来时牡丹濡一地温软。你发间浅香撞我怀,等春风一拂山色都迷离成永恒。
我说我爱你从山长水远吹皱江湖风雨,露华泛起的时节我总记得添一柱香与你。
八年前我穿过长长鬼火明灭十八弯的巷子踽踽前来寻你,斑驳粉墙都满是海腥。放声痛哭在锦绣文章惊四座的夜在我身边的是你。你喃喃细语如同艳鬼,一刀我便血溅了风波。
阿稚那夜穿过人山人海,每途经一人都是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等她来到我面前,已然是支离破碎了。她语惊四座,她文采风流,也不过是死在四下无人的海风中。
“你终究也是一死,倒不如由我亲自动手。”

阿稚临走前哭得如同八年前的那夜,海风汹涌波涛也冷冽山路回环你可要如何是好。
我说八年了,不也就这样过来了。

恍惚间似是多年前,青蔓蓊蓊郁郁笼络一架温和。阿稚说话间铃铛入水,一笑白玉无瑕。桃夭李白,一堂济济坐春风。
阿稚走后我忽然放声大笑,直到了精疲力尽四海潮生将我淹没。
阿稚,你中意的海风波涛与山路于我不过渣滓,八年来我过得还不错。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