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塘十里秀。

我爱你从山长水阔吹远风雨江湖。

十月风刀削瘦铁骨,阿稚,我杀死你也有八年。
夜半大汗淋漓,我失声尖叫,浪潮将腥风送至嘴边。阿稚破口大骂,悬顶灯油挤进陈年裂缝,留了个丑陋的身影。
江上有枫,小楼落月。阿稚背身转而就消失在瀚海。

阿稚,你晓得我是爱你。
我晓得。你也曾说与山巅和瀚海,也曾将风月磨砂写成玲珑的诗笺,兴致来时牡丹濡一地温软。你发间浅香撞我怀,等春风一拂山色都迷离成永恒。
我说我爱你从山长水远吹皱江湖风雨,露华泛起的时节我总记得添一柱香与你。
八年前我穿过长长鬼火明灭十八弯的巷子踽踽前来寻你,斑驳粉墙都满是海腥。放声痛哭在锦绣文章惊四座的夜在我身边的是你。你喃喃细语如同艳鬼,一刀我便血溅了风波。
阿稚那夜穿过人山人海,每途经一人都是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等她来到我面前,已然是支离破碎了。她语惊四座,她文采风流,也不过是死在四下无人的海风中。
“你终究也是一死,倒不如由我亲自动手。”

阿稚临走前哭得如同八年前的那夜,海风汹涌波涛也冷冽山路回环你可要如何是好。
我说八年了,不也就这样过来了。

恍惚间似是多年前,青蔓蓊蓊郁郁笼络一架温和。阿稚说话间铃铛入水,一笑白玉无瑕。桃夭李白,一堂济济坐春风。
阿稚走后我忽然放声大笑,直到了精疲力尽四海潮生将我淹没。
阿稚,你中意的海风波涛与山路于我不过渣滓,八年来我过得还不错。

【阿渡】
临死前天和月浩浩荡荡,青山挽将水秀。
一十九年摆渡钱塘,江风吹瘦嶙峋筋骨,他饮风霜餐白露听风雨再无晴日无喜也无悲。
浔阳寻至江心她那一张脸像极了红月,江前辈,三军列阵,只差你决胜千里。
江渔渡没能决胜千里,反倒是溃不成军,就死在出山的江心。
他犹记得红月还算康健之时他挥戈大漠,一声马鸣啸西风,昼夜夺取三关与八寨。后来一十九年,看厌了钱塘春半,听够了渔火秋风。大雪一场小船被压的咯吱作响。张良器尽,廉颇已老。
隐隐一声鸟鸣涧,天心月圆,是还乡时候。
【浔阳】
我爱你从万马齐喑到风流云散,瓜州月下野渡无人猝不及防船桨滑落他死在江心。
阿渡阿渡。我寻至你时你只剩一滩血水,而后乱箭射来我再无春秋。
你说你是江渔渡,生于江心,葬于鱼腹。
阿渡阿渡。我犹记初见你那日,修竹摇曳,天心月圆。
你是松间雪,眉心月,江上风。
阿渡阿渡。
沧浪之水浊,江心再无月明。

/一个脑洞

我爱你从万马齐喑到风流云散,瓜州月下野渡无人猝不及防船桨滑落他死在江心。
阿渡阿渡。我寻至你时你只剩一滩血水,而后乱箭射来我再无春秋。
你说你是江渔渡,生于江心,葬于鱼腹。
阿渡阿渡。我犹记初见你那日,修竹摇曳,天心月圆。
你是松间雪,眉心月,江上风。
阿渡阿渡。
沧浪之水浊,江心再无月明。
7.28.

没有任何画画功底,单纯的想记录一下和男朋友的日常www,p23来自异地不能一起过情人节的阿酒酒最后的挣扎(/ω\)

余生

文/苏饮酒

街西有余姓书生不知其名何许,贫愁潦倒,兀兀穷年,时人称其余生。

余生呆板迂腐,捧着书本毫不倦怠。屡试不第却还想求个功名,每每伴着鸡鸣声还有余生的吟诵。街西人常笑他,倒也没甚恶意,想着余生便这般摇头晃脑诵个几十年四书五经了。

这平淡时日持续几个春夏,正当余生悬梁刺股效古时苦寒书生,忽传来消息科举停了。

余生闻说笃定消息不实,我千年科举庄重古雅,怎的说没便没了。后一次与人争得面红耳赤,对方笑你这疯魔快醒醒罢。余生暗夜中呆坐了一夜。

长街新添个疯子,凄苦的之乎者也早于鸡鸣。余生抱香炉一面踉踉跄跄一面断续吟哦。从先贤古训到恩师圈点,迂腐的念叨声声冤苦;唱到即兴处音调陡然高亢明亮,面有沉醉意,仿佛周遭只有他充栋的圣贤书。

余生时常不知缘何朗声大笑,又不知缘何泪流不止。笑毕骂毕又不知所笑骂何故,迷离颠倒谓一个余生。

每尝荆棘缠身走投无路,街西人笑,余生较我而今艰难百倍。

这般迷离怅恨了数年,泪水噎住喉咙余生就死了。亲人早亡友人不在,囿于一室孤苦伶仃。至死无人说一句,余生我陪你日夜颠倒。


街西有书生贫愁潦倒,至死无名,人皆谓之余生。
余也孤魂,余也长恨,余也梦中人。
余生无人记,坟前草萋萋。

在路上忽然有一些关于写诗写词写文章的想法,不是大佬只是分享一下感想。
首先想说一下关于人见人愁的平仄问题。我感觉音调本身蕴含着一种韵律,对于词牌这种感觉犹甚。诸位大可挑出同一词牌的宋词逐一朗读,便能感受到一种如同一首歌曲音调的相似感、美感和和谐感。将一种感觉予以整理统一,谓之平仄。
其次一首东西之所以美,我认为一是意境,一是遣词造句。而遣词造句方面,上述的美感和和谐感起很大作用。
故我认为,对初学者来讲,不应当将平仄看的太重(专攻这一方面另当别论),平仄归根结底是一种感觉,应当是在你对文字有一定体悟之时自然而然出现的,过于苛求反而写不出本身想写的东西。对于我们平头百姓来讲,写作只是情感上的倾泻,情感最为重要。强求来的平仄虽然乍一读似乎挺美,但总是干巴巴的。
另,初学者的遣词造句上有两个问题,一是过于流水账,一是艰涩难懂。前者不必多说,后者主要的问题是多用生僻字、有语病,更有甚者不能说出自己到底想说什么。这些问题的改变,一是多读别人的作品,学习模仿,语法的学习也很重要;再者就是先天对文字的领悟能力。
对于现代歌词,音调本身就对原本文字的声调有所改变,故而平仄显得不那么重要,(但我本人平时写词时还是对这些平仄带来的感觉有所讲究),因此韵脚占份量就大些。歌词本身的描绘是体现意境的重要形式,但合适韵脚的使用可以为之增色,例如:ang/eng听上去恢宏壮阔,iu/ou听上去较为婉约,ing则显得清瘦纤细。
总的来说感觉写作还是靠感觉,没有固定的模板,一些朋友找我看作品,我评论时也是说的自己的感觉。对于别人的评价,文章本无确定的格式,没有谁规定就是不能那样写,可能你觉得这样好,但是他觉得那样好,别人的意见只能用来参考,(当然当你为别人写的时候别人的意见就应该是第一位的,这就是我前一段时间不愿意接单的原因),就是想说,写作,是一个满足自己的过程。
说这么多,都是个人想法,只能用来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