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塘十里秀。

前尘隔海古屋不再听听那冷雨。

冬日的南国湿冷也有几分难以流动的阴寒。她捧着凉透的奶茶坐在酒吧里。大街小巷被窗上的一片煞白隔膜开来。 这腊月真是冷啊一凉便到了五脏六腑翻滚撕裂。冷雨割破夜色瓦解她的飘零她若无其事地咬着吸管。 有男子上前调情又离开撇下一句无趣她没有抬眼。酒吧里灯光四分五裂地疯狂却独独砍不在她清癯的一身雪白上。她来自北方肤色苍白没有血色了无生机。

“她年轻漂亮。”

她年轻的躯体有着最深沉最沧桑的记忆热血沸腾也疲惫不堪。喝干了最后一滴奶茶吸管咬得扁平然后起身揉皱纸杯瞥了一眼红灯绿酒穿过聒噪又糜烂的人群走进黑夜走进凄冷的雨中。冷雨打湿蓄起的长发几乎瞬间就凝成了冰渣。四下里空无一人新春将至欢喜的灯笼尽数熄灭长路晦暗偶尔有灯火跳动店门却也是紧锁。一个人拖着长长的影子清清冷冷穿过几条街又走过几条巷一如既往不死不休。

意料之中有人将她尾随图谋不轨。她无奈地笑笑拿出最后一点钱跳上出租车。那人真像他啊。过了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真是一往情深她自嘲。

她旧故里残漆已剥落纷纷冷雨草木正深深,深爱过的人不再当垆如今走在江南他不知所踪。一无所有那年南下紧握的是正流逝的热血和青春和过往。
多年动荡落薄薄的江南雨里多的是身后无人孤苦无依。风吹过潮汐涌来有人终于流走也有人如初见温柔。
前尘一梦人依旧,依旧已足够。

车到站。她对司机道了晚安然后自己推门下车。
冷雨将热泪割破。是凌晨。

晚安你。

15.12.3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