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塘十里秀。

昔南塘春半,风和马嘶
同里飞檐,婺源胡同
墨绿河水沉沉到古旧
擦肩之后他就是余生了
十五年
再见不到江南河的星斗
我亦不知颠簸日夜是几何

(仿木心体,但不太像)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