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淹。

#古代文学作业  改编西洲曲

村口冰冻长河一如离去那日,山风吹冷雨,窗纸满天飞。

年少时被迫拜师,为承真传娶了师父的女后不久凭着手艺走过东西南北路,风霜削瘦骨,流落江湖。

归来时小有积蓄,落叶还是归根,儿子都老大不小。

撑几桨至西洲桥头渡口,再走上二三里就来到茶馆。隆冬时节竟有新芽嗫嚅。

“还烦劳您亲自送来。”

“无妨。女子家多行不便。手艺不精,您可还满意。”

“都合我心意。无以为谢,就请您喝上几盏。天大寒,便温温身子。”

“我独自喝着就好,您且招呼旁人去罢。”

“客子零星,您就听我一叙。”

我年少时一袭杏子红西洲浣纱,时有香风扑面,巧雀啁啾。
有名少年时常往来两家村子,他赤裸着上身,一篙一篙撑着,身形健硕。
这大抵是我最欢喜的时光。我就不时抬眼望,等他出现在对岸,由远及近,之后装作若无其事等他来向我问好。
一来二去逐渐熟络,直到了他誓要娶我为妻。
他再没出现。那年冬天可好冷。

我等他上门提亲,日复一日。兰房空暖,画屏空娇。
坐对妆台日日梳洗,到日暮忽然惊觉泪流满面。
一次次蹀躞门前树下,影影绰绰有人影晃动便整理衣冠欲迎将去,等近了又一次次心如死灰。
到后来也知纵是开门也不见那人,却仍旧不住望向湖畔,望向复关。
我扶槛望断天涯路,等到伯劳飞尽,等到乌桕又生,等到红莲妖冶成一池塘烈火。
——昔在南塘,欢歌笑语。
不觉之间红莲已抱了满怀,回过神来怔愣之间双手一撒一怀莲花尽数丢落。
我慌了神,俯身一搅湖水莲蓬飘的更远,莲子剥离,沉入池底。双手扑了一场空。
我心比莲心苦。
栏杆抚遍,飞鸿去远。青山遮住,辽阔江湖。
海水愧于我,阻我与君;南风愧于我,未捎我信。
我等三十年。
——我等三十年,你终于回来。
——带我走罢。

风雪不歇,天色始晦暗。妻儿皆咳喘不止,我将回程。

她眼底的光忽就暗淡如不见天日,转而抬眼,就像三十年前西洲湖畔。

我送送你。

我送送你。

门框下新芽枯死。风雪更大,天更冷。冰雪冻合东西路。

评论

热度(6)